文物研究

纪念《平西将军周府君碑》重树1200周年

时间:2012-06-26 15:51:00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219  评论:0
内容摘要:今年是农历辛卯年,宜兴周王庙《平西将军周府君碑》重树于唐元和六年,也是辛卯年,至今正好1200周年。去年6月,全国历史文化名城评审团到宜兴考察,古城保护的著名专家阮仪三教授等到宜兴东庙巷周王庙参观,看到大殿里的“周府君碑”,非常惊奇和欣慰,他们说,想不到宜兴还能保存这样一通穿孔双龙碑,这种带穿孔的碑很珍贵,在全国也不过一百五十几通,江南就更少了。阮教授还嘱咐工作人员说,这碑不能叫块,要称“通”。


今年是农历辛卯年,宜兴周王庙《平西将军周府君碑》重树于唐元和六年,也是辛卯年,至今正好1200周年。去年6月,全国历史文化名城评审团到宜兴考察,古城保护的著名专家阮仪三教授等到宜兴东庙巷周王庙参观,看到大殿里的“周府君碑”,非常惊奇和欣慰,他们说,想不到宜兴还能保存这样一通穿孔双龙碑,这种带穿孔的碑很珍贵,在全国也不过一百五十几通,江南就更少了。阮教授还嘱咐工作人员说,这碑不能叫块,要称“通”。

 

     天下名碑

《平西将军周府君碑》存放于周王庙孝侯殿,这是最为著名的文物之一。周王庙又称周孝侯庙,因为周处谥号“孝”,后又封“王”。庙边上原来有一座高大的“周墓墩”,为周处“金甲墓”,也有人说剑甲墓。以往考古发掘中,发现了有“元康九年”铭文的墓砖及晋代青瓷等文物。古人瞻仰周王庙和周府君碑,常常流连忘返。南唐学者徐锴游历周王庙后说:“历将军之庙貌,想先贤之高风,周旋徜徉,欲去不忍”。 周王庙历史悠久,过去由道士管理,官府百姓,四时奉祀。“周侯古祠”为荆溪十景之一。解放后,周王庙做过县粮食局机关,制药厂。上世纪八十年代逐步移交县文化局,文物部门接收后,陆续整修大殿、后殿,重建戏台,建造碑廊等。周王庙目前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并已经成为宜兴碑刻博物馆和著名的文化旅游景点。

 

《平西将军周府君碑》,碑上署名“平原内史陆机撰、右军将军王羲之书”。碑文内容为周处生平事迹及对周将军为忠臣孝子的赞颂。陆机是西晋著名文学家和书法家,《文赋》的作者,他的书法《平复帖》为现存最早的文人法帖,比“兰亭序帖”早约80年。古今书法家几乎没有不知道《平复帖》的。王羲之就更不用说了,一代书圣,东晋右军将军。由他们两个人署名的碑刻,全国独此一家,此碑由此进入天下名碑之列。明代南京礼部尚书、邑人万士和说:“侯之死,陆平原为之碑,王右军为之书。平原卓冠一时,右军独步千载。此其文翰亦岂易得?庙中有是,可谓‘三绝’。其为阳羡之光,不既多乎。”这就是称其“三绝”碑的出处。哪“三绝”?一是周处为阳羡第一人物,改过自新、壮烈殉国的事迹;二是文学家陆机撰写的文章;三是书圣王羲之书写的碑文。

 

碑真是王羲之所书吗

也许《平西将军周府君碑》名气太大,历史上引起了多少人的兴趣和关注,所谓“真伪之辩,纷如聚讼”,那就是说来看这通古碑的人发表议论像“打官司”那样哦。问题不外乎“周府君碑”真是陆机撰文、王羲之书吗?真的、假的?为什么有些碑文内容与史书不符,比如《晋书》说周处是战死的,而碑上说是病死的?为什么碑文书写的笔力比较软弱等等?为什么碑文里还有陆机去世以后的年号,这能是陆机写的吗?因此,许多人人认为碑刻“托名”。虽然说法较多,但是,这丝毫也不影响宜兴“周府君碑”的历史价值。

纵观周府君碑历史,也许是存在陆、王二人写碑的可能性的,也有历史线索可供参考。“周府君碑”已经是重树之碑,只有原来有那么一通碑,所以后人会重新树立。就像宜兴原来有蛟桥,因为年久失修,所以后来要“重建蛟桥”。而原来的碑是什么模样,已经不得而知。周处与陆机是同时代人,有关史书记载,周处曾拜访陆机的兄弟陆云,而后读书明志。周处也在他的著作《风土记》中引用了陆机的有关叙述。都处三吴之地,可以说明他们相识相交甚深。陆机为周处的碑撰文完全可能。 “宜兴县旧志”记载,王羲之有“玩鹅池”在宜兴,或许王羲之与宜兴确有渊源,周处除三害的事迹流传甚广,王书圣也了解周处的事迹。书写碑文,有何不可。这也可能是周处后人后来请人重写碑文,而当时《晋书》尚未面世,因此会有舛误。至于为何笔迹不像是王羲之的等问题,也可能是后来重新摹写,欧阳修就认为 “周将军庙碑”为梁代陶弘景书。碑文内容与史书最大的不同之处还在于,史书说在战场力战殉国,碑文写周处为“捐馆舍”,即病故。碑上既然这样说,已成历史,也只能说是存此一说吧,也不能就此全盘否定说碑是假的。对历史问题提出质疑完全应该,但随便否定历史就太主观了,不见得是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有一点可以参考,无论是战死还是病故,周处死后葬于山西泽州凤台县周邨,即现在的晋城地区周村镇。直到今天,那里也有一支周处后裔,据到过晋城周邨镇的人说,那里就说周处曾在他们那里养病。历史上万士和认为为周处立碑的后人:“其识不高,讳言战没,而以为捐馆”。这又是一个原因吧。 

万士和虽说“三绝”之碑,但他还是对照《晋书》等史料,比较客观的从碑文的六个方面进行辨析,一是周将军出征时的隶属关系;二是作战情节;三是战死还是病死;四是归葬勒铭之期;五是周处儿子的数量;六是周处的年龄。他认为碑是“墓碑”,不是“庙碑”,这是有区别的。(这一点在周氏家谱里得到证实,蒲墅周氏宗谱记载“周府君碑”为墓地神道碑,后来移入庙中。)认为存在“陆机撰文、王羲之书”的可能性。碑文舛误,也可能是唐人重新摹刻时发生的。万士和说:“然余细观焉,其文虽不类内史之作,然终是六朝绮丽之余习;其书虽不类右军手笔,然清婉遒媚,非齐梁隋唐间人不能为也”。明代文学家王世贞等曾到宜兴考察“周府君碑”,《重刊宜兴县旧志》卷九载其言:“碑后有前太常寺协律郎黄某书,名与书俱模糊,而书字微可推”。又有孙月峰者言:“唐人碑多用此真行体,盖祖《圣教序》来。陆机撰、羲之书俱后人伪托者。据碑后字则为黄协律郎书,刻于唐代无疑”。

 

周处子孙重树碑

1200年前,周处的子孙又一次重修周王庙,重树“周府君碑”。《平西将军周府君碑》经历千年风雨,一直竖立在宜兴城东门的周王庙。万士和说:“嗟乎,碑在太兴时有无不可知有之,不知废于何时?自晋至梁,盖几二百年而始追补之。至唐元和又三百年而重树”。唐朝重树古碑,这也是见于记载的最重要的一次周王庙重建。碑刻的最后有明确记载:“唐元和六年岁次辛卯十一月十五日承奉郎守义兴县令陈从谏重树此碑。前试太常寺协律郎黄**  勾当造庙廿代孙故湖州司士息曳  副元惜  宗录同晁  宗典士琳 惟良与诸宗子同共构造  瑯瑘承仕荣镌 平原华明素篆额。”宜兴县令陈从谏,为“吏部八郎”之一的承奉郎,他的官阶比一般的县令要高,所以说“守宜兴县令”,其他县令是不可以用这个“守”字的。“前试太常寺协律郎黄**”,太常寺是中央机构,掌管礼乐,协律郎是其中的调试音律的官,黄某某或为书碑之人。“勾当”是办理的意思,也就是重新组织整修周王庙的是周家的第二十代孙,他曾经当过湖州的 “司士”,属州府地方上掌管工役的官吏。“诸宗子”表示还有许多周氏宗族的子孙一起参加。“构造”是建造的意思。“承仕荣、华明素”都是唐代镌刻石碑和为碑刻篆额的名工高手。承仕荣是琅琊人,即今山东临沂人,清代《刻碑姓名录》里能查到他。华明素是山东平原人,擅长篆书,在明代《书史会要》里能查到他。 

碑上的这段文字明确的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唐朝元和年间,周将军的子孙,重修了周王庙,并请县令出面重树了《平西将军周府君碑》。由于年代久远,碑刻已漫漶不清,于是就重刻。可见当时对周处的尊崇。还有,《平西将军周府君碑》为双龙穿孔碑,有“穿”的石碑保留了汉碑形制,可以认为,重新刻制“周府君碑”是利用了原来的旧碑石。有了实物和文献的印证,也可以从另一个侧面证明《平西将军周府君碑》是在原有基础上的重新树立。古人比我们明智得多,他们不会在碑是真的、假的,对的、错的这些问题上过于纠缠,他们看重的是周处精神的发扬和传承。万士和说:“夫碑之兴废各有其时,而侯之忠义贯万古如一日,不系碑之存亡。然此碑常存,则庙祀益虔,而见闻者益競向慕而兴起其有裨风教,岂曰小哉。”所以,树立一通碑刻也不是小事,关系到社会教化和风气人心。现在的人们也这样认识,重视古碑和其他文物的历史价值以及现实意义,那就是一种文化的传承。

 

书法艺术添光彩

千百年来,周将军为人们所爱戴,周处的精神得到百姓的称颂。周王庙的历次修缮,不仅周将军的子孙愿意为之出力,宜兴乡贤和百姓也都愿意为之尽责,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明代嘉靖年间,宜兴遭受水灾,周王庙被官府征用为粮食仓库。因为当时多雨,粮食也遭雨淋而发热,石灰岩石质的“周府君碑”被蒸蚀的麻麻点点,字迹模糊,因此《平西将军周府君碑》又称“麻碑”。明代万历年间,宜兴吴家的吴驭, 颇为宜兴家乡有周将军而自豪,他在外地偶遇“周府君碑”拓本,立即购回,想到周王庙的“麻碑”,觉得这样很对不起周将军,特请当时著名的书法家周天球摹写写并重刻了“周孝侯碑”。吴驭并没有在原碑上重刻,而是另刻一碑,这就十分高明,既保护了原来的《平西将军周府君碑》,又为宜兴创造了又一通名碑,碑名《重刻晋周孝侯碑》。周天球,长洲人,曾寓居宜兴,曾经跟随文徵明学习书法,年轻时就享有盛誉。他善大小篆、古隶、行、楷,晚年能自得蹊径,时称,一时丰碑大碣,无不出其手。现在,这通周天球的《重刻晋周孝侯碑》与《平西将军周府君碑》并排树立在周王庙大殿“孝侯殿”里。有人说,周天球为宜兴周王庙书写的《重刻晋周孝侯碑》是他学的最好的王羲之书法之一,也已经成为宜兴碑刻博物馆的书法瑰宝。

周王庙过去曾是纪念周将军的专祠,这地方至今已经有1700多年的历史。《平西将军周府君碑》流传至今,是历史给宜兴的馈赠。周处是“阳羡第一人物”,他的事迹广为流传,中学语文教科书里有课文《周处》,京剧有剧目《除三害》,是京剧表演艺术家袁四海的拿手戏。“周处文化”也融入了宜兴人的生活,民风民俗皆受影响。过去,每到农历四月初八周处生日,周王庙都要做“乌饭戏”给周将军看。春秋两季,官府都要派员祭祀,四时八节,即使是平日里,百姓也都会来烧香祭拜。周王庙又有 “庙里庙”之称,当年民族英雄岳飞在宜兴抗金兵,宜兴百姓为岳将军设立的全国第一个岳飞活着就祭祀的“生祠”就在周王庙。时至今日,宜兴民间一些民俗活动都愿意在周王庙前举行。如前不久,宜兴云霭周氏家族,就在他们的老祖宗周处面前举行了盛大的发谱仪式。“周处文化”正在发扬光大,因为周处最主要的“改过自新”的精神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思想宝库中的宝贵财富,已经永远的留在了民族的记忆里。

                    徐建亚(原载于《宜兴日报》2011年12月刊上)



Copyright@2011 宜兴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管理登入  旧版文博

通讯地址:宜兴市宜城街道公园路1号 邮编:214200 电话:0510-87900059 87926703

苏ICP备05014408号